玛丽亚朱莉娅埃尔南德斯

作者:慕裂

<p>在左翼游击队和右翼军队之间,绝大多数死者没有在战斗中死亡</p><p>他们大多是非战斗人员,经常以最可怕的方式被所谓的“敢死队”谋杀</p><p>由连续的,美国支持的政府作为阴影,极右组织提出,敢死队基本上只是萨尔瓦多安全部队的制服</p><p>记录其暴行的任务落到了极少数极端勇敢的人权工作者手中</p><p>他们日复一日地拍摄残缺和腐烂的尸体,在路边倾倒或在已知的杀戮地点</p><p>他们收集了最终构成大屠杀历史记忆的材料</p><p> Hernández出生在邻近的洪都拉斯,但她的萨尔瓦多父母在几天内将她带到了边境</p><p>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从未结过婚,她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教会</p><p>作为萨尔瓦多大主教ÓscarRomero的密切同事,她开始致力于人权案件,他于1980年3月被一名敢死队人员枪杀.Romero的继任者Arturo Rivera y Damas要求她成立于1983年5月3日的Tutela Legal成立</p><p>只有她的基督教信仰和坚韧的毅力,Hernández访问了屠杀场所,采访了证人并编制了证词</p><p>在20世纪80年代的萨尔瓦多大屠杀中,一场大屠杀脱颖而出</p><p> 1981年12月,在洪都拉斯边境附近的El Mozote村庄,有1000多名手无寸铁的男子,妇女和儿童遭受酷刑,强奸和烧死</p><p>政府声称受害者在战斗中死亡</p><p>美国大使馆召集记者和人权活动家的骗子和游击队同情者坚持说实话</p><p>即使在1992年签署联合国赞助的和平协议之后,司法也被剥夺了</p><p>大赦法赋予凶手免于起诉的豁免权</p><p>但是在2005年3月,由于Hernández和其他人的工作,美国人权委员会开始对此案进行新的调查</p><p>赫尔南德斯和大屠杀中最着名的幸存者鲁菲娜阿玛亚都没有幸存下来看到结果</p><p>巧合的是,阿玛亚上个月也去世了</p><p>巧合的是,Hernández的死亡发生在罗梅罗葬礼27周年之际,当枪手向哀悼者开火时,这一事件本身就变成了大屠杀</p><p>埃尔南德斯死亡,中左翼民主变革党(CD)的议会领导人赫克托达达说,“将在该国的人权工作者中留下巨大的差距”</p><p>因为即使战争在15年前结束,争取正义的斗争仍在继续</p><p>最重要的是,结束有罪不罚现象是一场斗争</p><p>在2000年的一次采访中,赫尔南德斯自己说,有罪不罚,“就像一盏绿灯 - 如果犯下过去罪行的人没有受到惩罚,那就意味着他们无罪,其他人可以......犯下各种罪行</p><p>”在她参与的最后一次竞选活动中,有一项反对执政竞技党的成员宣布其创始人,已故的罗伯托·德·奥布森(Roberto D'Aubuisson)是“祖国的功勋之子”</p><p> D'Aubuisson是一名前陆军少校和臭名昭着的拷打者,是敢死队的组织者之一,据信是对暗杀罗梅罗负有责任</p><p>她坚称,萨尔瓦多社会“不寻求报复”</p><p>人们最终会原谅</p><p>但在此之前可能会发生,“他们想要,他们有权利了解真相并且应该适用正义”</p><p> Hernández比任何人都更能揭露真相</p><p>然而,正义仍然是难以捉摸的</p><p> ·MaríaJuliaHernández,人权活动家,....